中国的“种业开放”与“粮食安全

http://www.ny100.cn 填加时间:2008-12-17 本文来源:农博种业 【字号:
  什么是“粮食安全”及其应该关注的核心

  什么是真正的粮食安全?它不在于粮食是由谁来供应,而是我们的粮食生产和供应能不能满足中国人粮食消费的需求,能不能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

  我们看一看中国过去20年粮食生产发展的历史,就可以清晰的看到“粮食安全”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而不是一个静态的概念。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口的增加,城市化的发展,耕地的减少,环境的自然破坏等因素,中国粮食生产和供应的压力是与日俱增。我们从世界的人均GDP增长和动物蛋白质消耗比例规律可以发现,中国在目前人均GDP1000美元左右的时候,大概人均动物蛋白(肉类)消耗是50公斤。随着GDP发展的提速,在未来20年,中国人均动物蛋白的消耗大约会增加到75公斤,即人均增加50%。这还没有算上人口的增加所带动的消耗增长。

  我们知道每一份动物蛋白的生产需要三份饲料的支持,其中约60%是玉米。我们看过去20年间中国玉米生产总产的提高,从1987年的八千万吨到2006年的一亿四千万吨,其中一半是由于种子带动的单产提高,另一半则是由于播种面积增加而实现的,而其中的代价是大豆种植面积的减少和进口的激增。另一方面,我们再看中国动物蛋白的生产发展。在这二十年间其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玉米生产发展的速度。在20年前的1987年,中国的肉和玉米供应比例是1:3.57;在20年后的今天,这个比例降低到1:1.81,已经达到了警戒线。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大众饮食消费习惯的改变,将会进一步拉动动物蛋白的消耗;再加上规模化养殖业的发展,饲料供应,特别是玉米的供应将会受到极大的挑战。由于中国耕地总量的限制,今后中国玉米增产最主要的途径必须是要走靠以技术为基础的增加单产,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节约资源的道路。

  我们对于粮食安全关注的重点应该是如何能够通过综合的技术手段,在不影响环境和浪费资源的情况下,在未来几十年中,保持粮食特别是玉米单产的可持续增长,满足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求。

  关于种业开放与“粮食安全”

  是不是中国的种子产业一旦开放,外资公司就会控制了中国的种子产业,就会进一步威胁到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其实,这完全是基于一种不可能成立的假想之上的。

  1.种子产业是一个非常高度本地化的产业。任何一种来自国外的的作物品种,如果没有经过本地环境的驯化,是没有办法在当地生存或者取得生物竞争优势的。这些与汽车制造、电脑芯片、电脑软件或者可口可乐的配方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2.所有的农产品种子都是在开放的环境中生产的,都要通过和千家万户的农民签订生产合同来完成。任何一个公司没有办法在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开放的环境中保守自己的所谓的“商业秘密”;

  3.种子产业的自身特性决定了它是一个规模大,工序简单和可重复性强的产业。农业生产和种子生产的竞争优势不在于特有的技术和商业秘密,而在于如何提高效率和规避自然界存在的风险;

  4.本地的雇员掌握研发,生产的和销售的全部流程和实际操作的技术经验。跨国公司要想保持单纯任何技术诀窍是难上加难的

  5.国家间、企业间还存在着强大的市场竞争。除了美国杜邦公司的先锋公司之外,还有美国的孟山都公司,瑞士的先正达公司,法国的力马格兰公司,还有德国的KWS公司等。

  实际上,自从棉花种子市场开放以来,美国的孟山都公司和岱字棉公司曾经一度称雄,其所引进的先进的抗虫技术和优良的棉花品种也挽救了当年曾经濒临困境的棉花生产和下游的棉纺织业和服装业。但十年后的今天,这两家公司早已退出了市场。今天的棉花种子市场完全是中国种业公司的天下,而其所使用的技术和品种也已经超越了当年孟山都公司和岱字棉公司的水准。

  总之,有规则的市场开放意味着有规则的竞争,意味着农业技术进步和生产效率的提高;开放意味着农民收入的提高和农业经济的发展;开放也意味着中国新农村建设的提速。

  开放的中国的今天,比30年前闭关自守和落后的中国更加安全。

  产业链开放优先次序

  一般的产业链开放的规律是先开放上游产业,然后逐渐向下游产业扩散。反观中国的产业开放,由于国际政治和贸易的需要,中国开放了很多下游产业,包括农业的粮食进口和中国本地的粮食的生产。但是对于上游产业却仍然在实施限制,甚至是禁入。比如说种业和农业生物技术的研发。

  如果我们从技术进步、产业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的角度看问题,中国应该首先开放上游产业。上游产业的核心技术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形成,对于下游产业的发展和对于社会增值效应的影响都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我们不能开放开发农业生物技术的市场,如果不能开放中国种子产业的市场,就不能更快地促进产业技术升级和产业化的发展。反过来,就不能促进整个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和提高粮食的整体供应能力。根据中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种子产业的发展规律来看,种子产业和粮食生产的投入产出比例为1:10-20之间–就是说,种子产业对下游产业的杠杆效应在10-20倍之间。如果我们开放种子产业,将对下游的粮棉油生产的技术进步、产品更新换代、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

  如果继续沿用传统思路,闭关自守,或者反反复复游移不定,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粮食的消费激增和粮食的大量进口就会在所难免,粮食安全的问题就会反复困扰着中国。请问是大量进口国外的粮食合算,还是开放中国的种子产业市场,在中国生产种子来促进中国的粮食生产更加合算?

 市场开放,资源引进和人才的培养

  中国是大豆和水稻的原产地,中国具有丰富的水稻和自然的资源。但是玉米的原产地是在中美洲,不是中国。中国在70年代开放以后,曾经引入了一批美国的玉米种质资源。这批资源成为我国目前玉米主栽品种的基因材料来源,使得中国玉米育种水平提升了一大步,为中国玉米产业发展提高起到了极大的贡献。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没有市场的开放,就没有这种种质资源持续引入的机制,中国的玉米的可持续发展将会受到极大的限制。所以中国必须建立这种种质资源引进的经常性机制。这种引进和交流机制应该是多层次、多渠道,而且是经常性可重复的。这些都是以市场开放作为前提条件的。

  种质资源的引进、开发和利用利市场的开放和发展有这样一个过程:首先是市场的开放,带来新产品的引进;然后跨国公司为了提高市场的竞争力,需要把他们的生产基地放到中国,这样就带来了投资;为了生产取得竞争优势,他们就要把最先进的技术和资源,特别是种质资源不断引入中国,生产出新一代的种子产品;同时,这些跨国公司要引入他们的市场开发的经验和方法,并且带来了全面的管理的技术;最终是为中国和相关的产业培养了一批人才。

  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样一条规律,某一个产业在开放的初期,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和整合,他们都会重新进行联合、发展、成长壮大,最后在一定程度形成较强的竞争力,最终能够和国际上先进的公司平起平坐,最后甚至可以大量的出口,不仅仅是产品,而且是技术。我们在汽车、通讯、电脑、家电产业这些都看到同样的历程。反观我们的农业特别是种业,我们的开放还没有开始,我们还没有真正受到影响,如果我们能够了解这种开放和产业发展的历程,就应该对这种开放,以及开放初期所受的影响,应该处之泰然。我相信经过一段时间的整合和成长,中国的种业将来必将会成长为世界种业的生力军,在世界的市场上获得自己的立足之地。竞争会加速产业化,否则,只能保护个别团体的利益。

  改变观念:“市场经济”还是“政治经济”

  我们的教育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都在学习政治经济学,但是我们所真正学习市场经济的概念,是少之又少。我们习惯用政治经济学的概念去评价我们周围的世界。从小时候看电影时的“好人”和“坏人”,到现在我们用它去评价我们身边发生的一切现象,总要给它们贴上“好”或“坏”,姓“资”或者姓“社”,这种极具政治色彩的标签。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外国的企业并不代表外国的政府。公司的经营目标是实现股东,董事会的利润和社会的发展目标,而不是实现所在国某一个党派或政府的一定时期的政治目标。

  研发、生产和销售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获得利润,是公司经营和发展的唯一目标和途径,而不是任何的政治企图。

  我们不否认个别报道靠一些耸人听闻的炒作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但这绝不应该成为我们政策制定部门和决策机关考虑问题的基本出发点。

  中国越是参加国际经济一体化,国际经济与中国经济的依存就越紧密。中国与世界经济是互相依存,互相制约的关系。不仅是中国要依靠世界,世界也要依靠中国。

  行政补贴还是市场经济

  如何促进中国的农业发展,在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政府历来十分重视“三农”问题,中央政府花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制订了对农业倾斜的政策,来促进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但是,在个别问题上,在实施的过程中,走了一些弯路。在促进农业生产效率提高,我们认为应该是通过市场经济的手段,而不是通过传统的计划经济的手段。

  第一,补贴不能够促进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如果一个亩产1500斤和一个亩产1000斤,甚至是和亩产500斤的不同农户拿到同样的补贴,怎么能够促进生产技术好,效率高的农户具有更高的积极性。

  第二,这种农业补贴的行政成本非常高,效率低下。

  第三,行政补贴的标准的制定。补贴名单的选择,补贴数量的多少,通过那些渠道实现,等等缺乏公认的制度,而且很难做到公平。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它很容易成为产生腐败的温床,引发社会矛盾。

  第四,在任何一个行业的行政补贴,将会极大的冲击正在形成的市场经济机制,对产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制约作用。

  所以,我们呼吁对农业生产的补贴和推动作用应该是通过市场经济的方法,通过提高农产品的收购价格来实现。使农民,特别是生产技术水平高和生产效率高的农民真正得到实惠。行政补贴是走计划经济的老路。其原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最终的结果事与愿违。

  行政干预还是市场调节

  由于计划经济传统思维的定式,中国在市场上一旦出现风吹草动,管理部门首先会想到的是行政干预,而不是通过市场的手段进行调节。比如说在近期发生的粮食市场的供需矛盾,一些行政部门直接的做法是尽可能压低粮价,以便平抑社会物价的波动。其出发点是好的,但效果并不好。原因是这种做法的结果是对来年的粮食生产产生了极大的抑制作用,这样会激化供需之间的不平衡的矛盾。经过这样的几个周期人为的压抑,供需矛盾必然会达到不可调节的程度,最后涨价是不可避免的。

  如果用市场经济的手段进行调节,在供需产生矛盾的时候,允许市场上的粮食价格在一定范围内涨价,这样会极大刺激生产。生产发展之后供应自然会增加,这样就会极大的缓解供需矛盾,降价也就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当然,从涨价到刺激生产,再到平抑物价,在这中间市场会显示出周期情。这是市场的必然现象,没有必要做过多的担心。这种用市场的方法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出路。

  世界种业的发展现状和中国种业目前面临的挑战

  一、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全球经济一体化深刻的影响,社会各行业对于粮食和食品的需求不断的提高;

  二、谷物贸易全球性循环,供需矛盾存在的“对冲”和“激化”的并存;

  三,全球经济和技术的发展带动对可再生能源需求的扩大,并且重新认识农业的资源价值;

  四、农业生物技术的发展对于传统农业带来深刻的影响,其中产生了全新的产业链条和价值链;

  五、产业化发展提速,竞争加剧。全球范围内种业的并购与重组形成新的竞争格局;

  面对世界种业发展的挑战和机遇,中国的种业发展显然是大大落伍了,特别是不愿意面对。中国的种业似乎还在行政保护的大伞之下享受着最后一刻的安宁。作者个人认为,中国种业目前所面临的挑战是:

  第一,中国的产业化刚刚起步,尚未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和规模,产业的生产效率较低;

  第二,资源比较丰富,但非常的分散,开发和利用率有待提高;

  第三,市场和管理人才缺乏,观念急待更新;

  第四,政策法规欠完整配套,“人治”现象严重;

  第五,行政干涉和地方保护主义严重,阻碍产业化的发展。

  (作者:杜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先锋种子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 刘石)

上一条:个别电脑不能输入中文怎么办?
下一条:2009河北种子交易会



承销商:北京际峰天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业务电话:010-51268119
发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农药检定所 联系电话:010-59194018,59194006
京ICP备090749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