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洗牌正当时 大豆产业路在何方

http://www.ny100.cn 填加时间:2008-11-27 本文来源:网络 【字号:

  据第一财经日报10月24日报道,国庆节后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引发的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狂跌浪潮,让国内农产品产业中开放最早也最彻底的大豆产业突然间失去既有平衡和秩序,又将面临2004年后的新一轮洗牌。这是上周四、周五(10月16至17日)在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榨油商大会暨第76届世界榨油商大会”上多位国内专家的共识。

  开放的大豆产业,为中国引进了先进的压榨技术、现代化的经营理念和健康的小包装食用油消费习惯,但在挤压民族产业的生存空间的同时,也受到了国家粮食安全是否受到威胁的质疑。中国大豆产业路在何方?国庆节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两度赴东北调查,又在上周“世界粮食日”有幸参与上述大会,现将有关专家就接受本报采访时提出的各种真知灼见采集如下。

  1新一轮洗牌:大豆产业开放或不可逆转

  去年下半年以来受当年大豆减产、生物能源概念热炒等影响一路飙升的豆油价格,让国内压榨行业感受到2004年以来久违的春光,以至于该行业内流传:大豆成“金豆”,谁有大豆谁发财。

  可惜好景不长,在国家不断加大调控食用油市场价格的力度下,大连商品交易所(下称“大商所”)豆油期货于今年3月初短暂冲高至15000元/吨以上后又滑落至8000元/吨。而国庆节后的连续跌停,使大商所豆油主力合约价格跌破6000元/吨,与两年前价格相当。但同样遭受连续跌停打击的大商所大豆期货主力合约,其当前价格仍维持在高于两年前水平的3000元/吨水平之上。

  在新大豆收购开始之际,国家已出台东北地区按照每市斤1.85元的价格挂牌收购中央储备的政策以保护豆农利益,但压榨产业包括外资企业均已备感秋天来临时的寒冷。

  尽管上月初国家发改委对外公布的《关于促进大豆加工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在提出鼓励和引导企业“走出去”的同时限制外资大规模收购内资压榨企业,而面临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黑龙江也早在今年6月开始对外资收购改制中的国有粮库设防,但面临新一轮洗牌的大豆产业的开放仍是不可逆转之趋势。

  《第一财经日报》:美国次贷危机深化为金融危机并在全球蔓延后,如何判断当前国内大豆产业形势及其未来出路?

  程国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美国为掩盖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新经济泡沫破裂后的矛盾,又通过刺激房地产需求形成更大的次级债泡沫,如今次级债危机已演化为金融危机,且可估计其负面作用将延续影响至2013年。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自今年7月出现拐点后,也将转入中长期熊市,虽然美国救市成功后美元的继续贬值导致国际商品价格反弹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个人一直坚持认为,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是农产品市场风险的策源地。受近期CBOT豆油、大豆价格狂跌影响,全球压榨产业面临战略转移,而在国内又到新一轮洗牌时刻,一大批中小压榨企业将关闭。对中小企业来说,四年前挥之不去的阴影重现,而对大企业来说正是收购的大好时节。

  事实上,2004年的大豆产业危机推动过一轮结构转移,而大批中小企业的关闭导致了产业集中度的提高。不过当年的洗牌外资得益最大,而去年底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不再允许外资控股国内压榨企业,因此此轮洗牌正是国内一些非常有实力的内资企业抓紧做大做强的机会。

  鉴于国内有限的耕地、水资源要满足保障基本粮食供给的国家粮食安全需要,相信国内油脂行业对外依存度仍会越来越高。中国大豆产业已到关键时期,这也对国家宏观调控能力、风险抵御能力和资源统筹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至于传言中成立“大豆产业基金”以保护民族大豆产业,本人并未听说过。但鉴于转基因大豆成为榨油大豆主流的势不可挡,本人早在2002、2003年就提出过“让出大道,占领两厢”的建议,即应鼓励民族大豆产业向有机大豆(即非转基因大豆)、高蛋白大豆这两厢发展,并可仿照葡萄酒产业实行产地属性的品牌化经营,其定价也可不完全受制于国外市场,而将榨油大豆的大道主动让给非食用的转基因大豆。可惜,有关建议未获认可。

  王瑞元(中国粮食行业协会副会长):确实去年有豆就赚钱。去年国内油脂行业全行业盈利100亿元,平均到1000家压榨企业,每家盈利千万元。

  而今年较2004年还困难,当年压榨行业还实现全行业盈利。而今年新榨季刚开始,食用油价格已下跌至两年前水平,这就要求各压榨企业凭真本领吃饭,但可估计即使最大的外资压榨企业益海今年也得亏损。

  外资进入国内压榨行业,不仅引进了技术,而且改变了中国的油脂行业,这点不能因为强调国家粮食安全问题而否认。大豆产业继续对外开放的政策不可逆转,但相信国家将会对益海大举进入主要粮食大米、小麦的加工领域进行限制,尽管后者目前在碾米、面粉领域所占市场份额不过1%。

  周有金(黑龙江省奇昇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如在前两年中国大豆进口依存度尚不到50%时,国家出台有关保护民族大豆产业的政策会更有效。目前再谈限制外资进入大豆产业以保护国家粮食安全问题,已属无奈之举,而且关键还是引起国家决策部门关注后有关政策措施的落实仍太迟缓。

  比如,加入WTO谈判时中国好不容易争取到了农业补贴可达GDP的8.5%的条款,但一直未能兑现,加之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上涨早已抵消农业税取消及对农民耕地直补的好处,这使得农民种植大豆缺乏积极性。

  不过,业内也已有建议增加大豆储备至500万吨,以提高粮食安全保障度。至于“走出去”战略,其实有关方面早已建议中粮集团到巴西种豆,但想从“ABCD”势力控制下的南美一次性拿到几百万亩的土地其实都很难。

  另外,大豆虽因我国传统的狭义粮食概念而一直被定义为重要的油料作物,但也是日显重要的植物蛋白来源,故为保障粮食安全,也应类似稻谷、小麦、玉米主要粮食享受更多的补贴和相关保护政策。

上一条:个别电脑不能输入中文怎么办?
下一条:辽宁高产水稻、小麦一年两熟已经成为现实



承销商:北京际峰天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业务电话:010-51268119
发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农药检定所 联系电话:010-59194018,59194006
京ICP备09074906号